讀書369 >> 名著茶館 >> 美文閱讀>>正文
一開始弱沒關系,弱太久就是你的錯

  1

  一姑娘深夜找我吐槽,她畢業三年,在一家創業公司上班,幾乎天天踏著晨光來踩著暮色走,忙得連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。沒曾想,手上的項目卻被一個剛來不久的新人橫刀奪走。

  她忿忿:他肯定是有靠山的,老板明明知道整件事的始末,卻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安慰了兩句,一點批評新人的意思都沒有。

  郁悶的事不僅僅來自職場,生活中也是諸多不順。她租的那間小公寓樓上漏水,找上去之后,樓上的鄰居態度非常惡劣,用眼角瞟著她,說,“不就是個租房子的嗎,還這么多事,這小區本來就是老樓盤,漏點水有什么大驚小怪,住得不滿意可以搬走嘛”。

  在她給物業和房東輪番打了無數個電話之后,漏水倒是修好了,可房東又提出下個季度開始漲房租的要求。她不得不重覓住所,搬到了離公司車程一小時的小區里。

  那條路上有兩家小學,每天早高峰時都堵成一鍋粥。她提前半小時出門,卻依然遲到了三次,全勤獎泡了湯不說,還被扣了錢。

  “不過就是起點低了些”,她說,“不如那些名校畢業的光鮮亮麗,也沒有大企業的經驗可循,又沒有人罩著,只能處處受打壓,事事不如意。”

  這抱怨若是來自于剛走出校門的應屆生,倒還情有可原。一個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三年的成年人,對困難的敘述居然還僅僅停留在抱怨世風日下人心不古,也著實讓人著急。

  其實,哪里是人家憑借關系就橫刀奪走了她的勞動成果?不過是她投入太多卻回報太少,而老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正好順水推舟地換了人。

  在一個職位三年,即使算不上骨干,但也應當有了不可小覷的職業競爭力,或強在專業技能,或強在人脈資源,或強在溝通協調,而在她的敘述中,我卻只聽出了無條理的忙亂。

 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在工作第三年的時候都搬了家,從群租到獨居,因為薪資和獎金已經能夠支持他們尋找更好的環境。可是她,卻因為兩百塊錢的漲幅,從市中心搬到了郊區。

  而當我委婉地問她,是不是可以先提高一下自己的職場競爭力,再考慮其他問題時,只換來一聲嘆氣:你以為我不想嗎?可是身為弱者,我也很無可奈何啊。都已經這么慘了,為什么生活還要如此對我?

  2

  我上中學的時候,樓下有一位做生意的叔叔,因經營不善賠了一大筆錢,就到附近的油漆廠里打工。

  別的工人圖方便,每天都穿著一身汗味和油漆印的工裝回家。唯獨他,下班后會在廠里換回便裝的衣褲,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凈凈,連頭發都一絲不亂,不像是在廠里勞作了一天,倒像是輕松開完了個會。

  起初,他對油漆行業一竅不通,就買回許多大部頭的書在家自學,書上記滿了筆記。

  我常聽到其他鄰居們議論,人都混成這樣了,還拿什么架勢,不就是個臨時工,掙個糊口錢罷了,也至于這么認真。

  他聽到這樣的話,也只是一笑。有次聽到他跟我爸媽聊天,他說:人越是在困境中,越不能讓自己看上去太落魄太慘。弱者固然讓人同情,但只有當別人知道你還想著要爬起來時,才會伸出手去幫你。

  后來,我家搬離了那個大院,而他也已東山再起,重新在附近的學校門口盤了一家小超市。他的合伙人,就是那家油漆廠的老板。

  3

  亦舒說,做人最重要的是姿態好看。

  并不是僅僅為了面子或者形象,更是一個人面對困局的態度。你可以打倒我,一次,又一次,但我也會爬起來。

  是的,我曾是弱者,但是我不會一輩子都這么卑微下去。

  生活是一場漫長的拉鋸戰,它在意的,并不是剛開始的時候你是強是弱,而是你最終是否能夠靠自己的力量起身,坦蕩去迎接所有的困苦和挫折。

  這世界對誰都不仁慈,可你知道它什么時候才最壞嗎?不是在一個人手無縛雞之力時,不是在他窮困潦倒時,不是在他被命運的洪流沖得東倒西歪時,而是在他習慣了將一切的不如意歸咎于自己的弱小,卻又自安于弱者之位,只會推諉抱怨,卻不去改變和擺脫的時候。

  我們身邊并不少見這樣的人——

  因為工作不如意,所以更加懈怠,一邊抱怨公司渣、同事壞、工資低,一邊不思進取,不斷被邊緣化;

  因為生活不如意,所以更加懶散,將所有的希望寄托于一個“肯娶自己”的人,急巴巴地上趕著做他人的寄生蟲;

  因為婚姻不如意,所以索性自暴自棄,任憑歲月胖了腰身、老了眼角、笨了頭腦,埋怨著配偶的種種缺點,卻放任自己在這樣的泥潭中越陷越深。

  每一天都不快樂,每一天都沒希望,你被它困得發狂,它卻對你無情冷笑。

  這世界不是故意要傷害誰的,但它畢竟要向前。有時傷害之所以會發生,只是因為那個人總是躺在原地,礙了它前行的路罷了。而生活也一樣,并不會故意跟誰作對。你的日子會過成什么樣,只是順應了你的自我期待而已。

  你的世界,就是你的選擇。

返回目錄
香港赛马会36码网址